BWV 988/Aria

冷并快乐着
近日墙头:FGO莫里亚蒂
以及 赤井秀一
(各种版本的)摩根勒菲
以及女帝梅芙等恶女人
新宿恶势力全员
背景是西椽的照片嘿嘿嘿。

Iko Iko

(如果有CP的话就是)FGO福莫福,带开头一点双贞。文很臭长,很多私心玩梗。以后大概会成为新茶相关的废话小说合集。别的都是假的,吸新茶才是真的。
咕哒子♀第一人称。

-----

“报仇的时刻来临了!”

当我赶到时,贞德小姐每次放宝具都要举起的神圣旗帜已经要被烧的就剩个杆儿了。

想来也是造孽,不久前清姬小姐为了取暖吐出的三昧真火此时是否变成三百昧真火我实在不敢说,但是烧的旺盛无比。我文科没怎么学,忘了新奥尔良是什么气候,但是我多么希望此时此刻来一场及时雨把火苗浇灭啊。

“这是来自我由憎恨淬炼而成的灵魂的怒吼……咆哮吧,我的愤怒(La Grondement Du Haine)!”

得,又添了一把,火烧的更旺了。

因为实在是打不过黑贞德小姐,我只能眼睁睁看着贞德小姐的旗搁那儿烧。“本是同根生,你烧我做甚么!”贞德小姐跌坐在地,以帕拭泪泫然哭泣。大火噼啪响,我听不清她在叫谁,但是侦探和教授都教了我唇语,我定睛一看,隐约是“齐格君”三字。干他娘的,这个时候你怎么能还想着齐格。我心气郁结,一句甘霖娘呼之欲出。

说时迟,那时快。千钧一发之际,只见一道风骚的宝蓝色身影飘然而至,两个指头按在我的唇上,神情严父慈母兼具。

“欸小孩子不可以这样讲,这个是脏话!”

黑贞德迅速就白了教授一眼,场面挑衅之程度就差没把中指比到每个人眼前。但教授也是个好样的绅士,从不对法式嫌弃露出英式不屑。换言之,那是阿尔托莉雅.Alter小姐才会做出的表情。

取而代之地,教授对黑贞德小姐一笑,小胡子甜蜜地上扬。想来黑贞德小姐见c阶吉尔先生次数太多,看见这个也会被撩到小脸微红。刚刚还幸福地跪坐在干草堆上的贞德小姐见状黑着脸一咕噜爬起来,从教授身边扛起黑贞德小姐就走,黑贞德小姐脸红得要滴出血来,平日能驾驭法夫那的双手绵软无力地捶打着贞德小姐的后背,娇羞无比。

我觉得我似乎懂了些什么,但是教授给了黑贞德小姐一个安慰的眼神就没了反应,微妙又得意地对上我渴求的表情。

“未成年人不要问。”他说,“你看R15的本子已经是极限了,去和玛修玩吧。”

我估摸着那是混沌恶之间的共同语言,懒得进行搭理。玛修曾经趴在我耳边小声告诉我“前辈你也是混沌恶”,我选择掩耳帮王哈桑爷爷敲钟。学妹就要有个学妹的样子,跟在帅气的学姐身后说些甜言蜜语崇拜不已才是正道。所以我一直认为我是个守序的御主。


“愣什么,my lady?”教授把手在我眼前晃三晃,我则趁这个空档痴迷地欣赏着他被九分长的黑色手套贴服的白皙、修长、骨节分明的双手以及宽大的袖口上一段手腕。我手里攥着的一打远坂凛小姐绝版高清写真曾经被女神伊修塔尔看见过,她虚点着照片上远坂小姐短裙与黑丝间的部位,告诉我那叫绝对领域。我向来擅长举一反三,教授那截手腕估计是男人的绝对领域吧。

“嗯啊对,教授我没愣啊怎么啦。”

我脑子里还在想着手。福尔摩斯的手也好看,但是他总拿着烟斗,手上怕不是会出茧子,握起来肯定没教授常年保养得好。而且他双手常变,手套时白时黑,甚至会不带,让人对他的风骚程度产生怀疑。估计不如教授风骚,可惜了。这段时间我就喜欢骚老头。


“……你在想什么乱七八糟的啊。”

还没回过神就被烟斗狠狠敲了一下脑袋,我抬起头看见怒不可遏的福尔摩斯先生,才发现自己一不小心又把心里想的说出来了。

“干得好啊莫里亚蒂教授,您教学生真是越发专业了。”侦探露出那个雪鸮般清爽可爱的笑容,不经意间露出一点他切开黑的本质。

“哪有的事。”教授耸肩笑得一派和蔼,转眼就把锅往我身上甩,“是立香君悟性高。”

“才不是!”我故作生气娇羞地跺一跺小脚脚,忽然脑海中出现一句骚话——

“老福说您教的好,您说是我悟性高,我觉得是他不够骚!”


死一般的静默。福尔摩斯先生腰间盘突出的几个放大镜齐刷刷地往我身上打光,发出刺耳声响,我真切地体验了“如芒在背”。但是如果就此认为本开位御主会被这个吓倒,可未免太小看我了!

“……福尔摩斯先生夏洛克爸爸侦探祖宗。我错了,您随便怎么打我骂我(的教授莫里亚蒂)都行,求求您别再吃智慧圣甲壳虫像了。多硬啊,不利于您牙口。”

岂止是吓倒。
简直是下跪。

看见教授欲盖弥彰地唑一口蜜汁壮骨雀蜂髓液,我才想起来这俩人其实都不好养。
怀念养贞德小姐的日子。


唉。

做人难,做迦勒底的御主——
难上加难。



TBC.

碎碎念:
题目和内容的关联就在这里啦。Iko Iko是一首很喜欢的歌,就写了这个开头是烧旗子的流水账。歌里“I-ko I-ko”的意思是“听,听”,你们就当浪费时间听我无声的bb吧。
(fgo什么时候ccc活动啊,想要bb)(……)

后续嘛……这种脑洞和流水账和玩梗混杂的东西,难道会有人喜欢看吗()。
但是我实在是废话很多,不写难受估计……

啊总之就这样啦!一如既往地谢谢阅读♡

As You Like It

ABO,CPfgo福莫,喜闻乐见的B转O的黄梗。
(但是这一半啥都没有。未成年友好.jpg)
一切都是为了开车,莫要计较剧情。
沙雕文手,OOC我的锅。
我真的是是想开车而已。应该是两发完。
破车多磨,是这个道理。



------


2017,迦勒底.

“是腰的毛病又犯了吗,教授?要我搀扶着您吗?”
“不用了,谢谢立香君——我虽然一把年纪了但还是充满力量的!如果daddy连这点气力都没有了就没脸在girl的迦勒底呆下去了,呜……”

谢绝了人类御主小姑娘的好意,莫里亚蒂最后扶了一把墙,认命般地向自己的房间内走去,神情悲怆如赶赴刑场。



在压上门把手的一刹那听见再熟悉不过的声音,平板却又富有磁性,让人分不清他在关心还是在调笑。

“我还以为你在修炼场倒下了。”

不出所料。
世界上最伟大的侦探,夏洛克·福尔摩斯不远万里赶赴他的房间,靠在大理石窗沿上。百叶窗只被拉上一半,光从他背后打进来,宛若神明,悲悯众生。

他想他是该感激福尔摩斯的负责任的。福尔摩斯该找个论坛,开一个账号取“做个好Alpha”之类的名字,要是把这件事写上去,点击率可以超过魔法☆梅莉*。五米开外的男人挑起了眉头,像是等待着教授的一句回复。


莫里亚蒂离肉体上的崩溃仅一步之遥。
这时候嘴皮子更不能软下来。

“多谢关切,我好的很。”




福尔摩斯朝他一努嘴。
“从你曾经的下僚那里听说的。你如果实在很抗拒,不如喝一点酒。”

“酒壮怂人胆,消英雄志。”莫里亚蒂目光斜掠过桌子上摆放的酒品,“我两个都不是。”




而且燕青拿的是白酒。
所以算了。



屋内一片沉寂,二人尴尬地注视彼此。
“所以说,你这次来仅仅是为了嘲讽我的?还是为了给我送抑制剂?”

“我也可以不来。”
侦探解开了衬衫上的第一颗扣子。


------


1999,新宿.

福尔摩斯不是不相信这个老头子还有善的一面,只是他没想到善的一面大到可以与恶独立开来的程度。
嘛。其实也不算大。毕竟这位邪智领导者之前连名字都忘了,必要的时候还会和御主小孩子一般地“嘤嘤嘤”撒娇,届时很难判断谁是爹。

不过。
侦探再次瞥去一眼,不动声色地种下了疑问。
今天莫里亚蒂走路格外虚浮。轻飘飘地,如踩在羽毛上般不稳。
不像沉静地盘踞网上的蜘蛛,反倒像误落蛛网上的蝴蝶。

除此之外也不知道他还记得什么。福尔摩斯鄙夷着自己,善的莫里亚蒂已经是你方的人物,你还在指望什么呢?


……Boring.


新宿的街头有一股由浮躁、糜烂的邪恶升腾起来的热气,但夜晚的温度还是冷的。
二人状似随意地散步,间隔两米安全距离,两双腿步履散漫,两双眼睛收集各种情报。寂静如伴侣,间距如陌路。


本该互相戒备,精神紧绷,一言一语全是讽刺,一举一动充满威胁才对。
只是,右侧的人是那个人的「善面」。明明没有威胁这一点够让人喜悦,侦探却莫名的烦躁。
“有朝一日居然是他和我一起出去调查,这是多么奇妙的场景啊。啊,说不定平行世界里他和我还是某个特搜班的成员呢。”——难道要有这种无聊的想法吗。

一辆摩托轰鸣着驶来,福尔摩斯仍旧低头碎碎念着往前走。莫里亚蒂使出吃奶力气把他往自己的方向一拉,大侦探躲过一劫,留下一条英灵命。
“您太让我震惊了。”福尔摩斯抬起头,语气里全无感激的色彩,“换做平常的您,一定会毫不犹豫把我向车轮底下推。”
“那就切换一下思路感谢我吧。”莫里亚蒂甩了甩拽得生疼的手,“透气得差不多了,你有什么对敌人的看法没有?……话说,记忆里你没有抽烟啊。”

“你说什么?”
莫里亚蒂自然地耸肩——这个动作实属百年一见,得亏他是善的一面,“这段时间你没有拿起烟斗,衣服上却带着一股烟草的焦味。”

福尔摩斯愕然。
他刚才在烦闷的时候的确无意地释放出了一部分烟草味道的信息素,但是只有Omega才能闻到这种味道才对。
他将莫里亚蒂从头到尾打量一圈,加上他方才的反常表现,证实了自己的推理。年轻的绅士礼貌地退后一步,语气压抑:“你的抑制剂呢?”
莫里亚蒂逼上前去,看见福尔摩斯的眉皱的更深,不知为何他头疼发热,没能做到不予置评:“我一直对你的常识表示怀疑,你要知道,福尔摩斯,Beta是不需要……”

话音戛然而止,福尔摩斯极矜持地在教授身形摇晃的刹那一把搀住了他。下半句话被截住,莫里亚蒂咬死牙关,审视着自己发颤的身体。

Beta的确是不需要抑制剂的。
除非他不是。

罂粟的味道还在往外飘。现在他终于弄明白了自己烦躁心情的来源之一,莫里亚蒂一直源源不断地散播着微量的信息素。该死的,福尔摩斯想着,这个人明明不吸毒。但是对这个罪大恶极的人类(或英灵),他也不指望什么空谷幽兰一样的清香。不过,对这个味道,他多少有一点抗拒。
他没忘鸦片带给他的感受和那一次对他惨无人道的指控和差点成型的迫害*。但除此之外再无办法,马上就会有更多人被Omega散发的味道吸引过来。而且,如果标记了他,就相当于牵制住了这个人的很大一部分。福尔摩斯刻意不去看自己忽略的另一点,因为以上这些利弊已足够让胜利的天平倾斜。

这么想着,他扳着莫里亚蒂的肩膀,毫无阻碍地咬上了脖颈上的腺体。






TBC.

①.不过这个博客已经失去了它唯一的忠实听众。
②.这里借用了《丝之屋》的剧情。每当想到这里我都很愉悦。


燕青拿的酒说不定是二锅头。不喝血亏。

突然想磕女帝和摩根♪

友情爱情都行的那种……
莫崽给我的启发。我想想……阴险的女人组???
时不时相视一笑,露出阴险笑容()

王姐什么时候落地啊……要我好等……

【群宣】【占tag致歉】
估计有更多人推完新宿啦!所以捞一捞之前的群宣!诸位有没有被新宿的archer撩中呢~一起来吸新茶吧~
群里不限CP,即使是云玩家也ok哦~
群里大佬和太太们超多!人超好,很和善很容易勾搭!勾搭太太的机会仅此一次不再来啊!过这村!没这店!想吃包子没这个馅!
来吧来吧一起吸茶嗷!!!

Platonic


〔FGO福莫福〕

当他看见莫里亚蒂时,老头子正埋在猩红皮料的软沙发里,阖眼小憩,西装外套搭在右手边,靠着沙发边缘的手杖虚浮地被攥着。

他习惯了面对宿敌剑拔弩张的气氛,头一回亲临如此安逸的场面,如何叫醒这一位成了一个大难题。福尔摩斯谨慎地托起下颚凑过去,在避免“莫里亚蒂突然暴起,拿手杖狠狠砸向他的头”的情况下实施观察。

犯罪界的拿破仑带有不常出屋的苍白面色,双颊微陷如刀刻,一小点下巴被衣领罩住。睫毛很长,小胡子边缘向上微曲,想来这是他每天早上起床都要精心修缮的一部分。福尔摩斯很想伸手感受一下它们微妙的弹性,但是他还是忍住了。这不是在莱辛巴赫的蹦极绳,一个来回后不会无事发生,它们像教授珍藏的蝴蝶标本精致而脆弱。侦探不想弄醒眼前的人——暂时不想。

御主诚不欺我。他避免自己的皮鞋跟磕出声响,在地板上磨蹭着移动位置,全方位地观察犯罪头子,印证了橘发女孩对年长者的描述。莫里亚蒂吐息均匀,翘起来的一丝头发随着侦探行走时带起来的气流摇晃,散发出一种安逸的气场,仿佛四周升起了代表闲适与平和的气泡,给他平添了几分软绵的气质。

灰色的确是个安逸的颜色。伟大的侦探如是想。褪去了那个蓝色蝴蝶的披风就少了很多视觉冲击,使他看起来更像个中年绅士,而不是张扬的罪犯。反观福尔摩斯,那张俊俏的小白脸就让他脱颖而出。只要他愿意,整个大英的少女都愿意为他尖叫倒地。

但是毕竟是不得不叫醒的。尽管这个时候还要剥夺老头子的浅眠显得略罪恶,但是剑阶修炼场还要靠他来打,对伟大的亚瑟王小姑娘实施犯罪。御主脸黑,带着拉美西斯二世去新宿的恶魔花园不知坟头对撞了几百次,心脏总归也就掉了十来个。最后一次对撞力度太大,“恶魔花园”四个大字震掉一个心字底变成亚魔,从此心脏就再没掉过。

他想不出有什么方法更虚无缥缈了。福尔摩斯弯下腰,一片面积相当的阴影打在教授的脸上。他天文学不佳,难以估计二人嘴唇间的距离应以什么作计量单位,不是光年,两撇热气间隔着蝴蝶的薄翼。

莫里亚蒂霍然醒转,表情中带着恰到好处的惊愕和游刃有余。“绅士的吻手礼,不应吻到手才算礼。”福尔摩斯笑吟吟地解释,带着戏剧性的喜出望外,“真高兴您醒了——本着不会答应您一切要求的原则,咱们这就去修炼场吧?”

“绅士连一个吻都吝啬,可见不是什么好东西。”莫里亚蒂从软沙发中挺直身板,手杖点着福尔摩斯板正的领口,“你我都是绅士,负负得正才是硬道理。”

福尔摩斯无话可说,再度俯下身去,蝴蝶从唇边飞走,消除了最后一点阻隔。唇瓣相触,这是两个绅士间的吻,距离非正非负。

Fin.

……一千五百字我磨蹭了俩小时。果然越爱的越下不去手(承认吧你就是磨)。
就是想描绘一下这样的场景(显然失败了)。我一个满脑子黄的女人怎么可能擅长描写柏拉图之类的东西。
亚魔那里,你们体会一下我的怨念吧……很愁人了。
总之,希望看见更多的粮(瘫)。

魔怔了魔怔了

刚才小憩了一会儿,做了很沙雕的fgo梦。简单来说就是一个骚话连篇的咕哒子。

梦见教授窝在沙发里看报纸,我大踏步过去,扒开报纸,教授被这突然一下子吓得扶了一下眼镜,很好奇地看着我。
我(镇定地):这是我的手背(呈现令咒的那只),这是我的脚背(指向自己的那只带蝴蝶结的小高跟)。
教授略显僵硬,但是还是带着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看着我继续表演。
紧接着我拿出“犯人就是你”的气势一手掐腰一手指向他,食指直逼年长者鼻尖,语气镇定中带着骄傲、威严中带着调侃:你是我的宝贝。
莫里亚蒂:福尔摩斯式挑眉.jpg
似乎这招对教授不管用啊……啊为什么我回来做这个啊!!!我悻悻地缩回手。
紧接着教授撑起身来,虽说我听到了他的腰发出嘎吱的响声,但是这都无关紧要,他轻抚我的面颊,在额头偏右处给了我一个吻。
girl,你也是daddy的宝贝。

之后一不做二不休,我又构思了一下老福。老福应该会先擒住我的食指,紧接着温柔地一点一点诱导撬开我的手,行绅士的吻手礼。

啊我要死了他俩啥时候up我要继续抽。

一些关于VC的私设脑洞

一个乱糟糟的酒吧
叫做VC,因为维生素C是人不需要特意摄入却有事没事都要嚼两粒维C含片来补充的东西。
老板是乐正兄妹。

乐正绫
1.不可以管阿绫叫老板娘,会被打死的。
(原因是老板娘一般胸都很大,然鹅阿绫的胸就zz了。
2.祖上是东北人,有着慷慨爽快的基因。
3.喜欢吃炖菜。
“交个朋友,这杯酒给你半价哦?”


乐正龙牙
1.酒吧一周年的时候乐正绫曾逼迫龙牙女装示众,成功。
2.一般时间穿着三件套燕尾服,负责上酒什么的服务活计。
(还负责和各种小女生谈心,并把人家送回家
3.“比起绅士,龙牙他更具有骑士风度呢”,绫这么评价他。
“哎呀,小姑娘你这样可不行哦?明年你带着我去找那个负心汉,我帮你揍他!”


洛天依
1.是大学研究生,成绩据说是第一名。
2.超可爱的小女生,说话带着一点南音。
3.经常来酒吧厮混。最先认识了绫,之后酒吧的人都自动罩着她了,属于被团宠的角色。
4.是个小吃货。
“哇——好想吃奶奶做的糯米糕,爷爷的桂花糖,大舅三姑奶二爷的……”


星尘
1.自带神秘气息的少女,占卜技能EX。
2.带着在酒吧消费的小票就可以让她免费为你占卜一次。
3.衣服偏冷色调,身上总是带着星星那样闪亮的坠饰。
“让我看看……不要烦恼,你是被天琴星眷顾的女孩子呢。”


心华
1.台湾某世族的长女,温柔且知书达礼。
2.已有男友并订婚,偶尔会来酒吧逛逛。
3.身上始终佩戴者一些水晶御守什么的“当月吉祥物”,有些小女生的迷信。
4.写得一手好字。
“我怎么可能是去继承家族产业的,只是我的darling来接我看电影去啦,失陪~”


言和
1.就是她把酒吧变成了窑子。
2.性格可攻可受,男女通吃。清爽又怠惰。
3.因为发色原因曾被误认为是龙牙的妹妹,龙牙惊恐地否认了。
“你真可爱。喝一杯?”


有时间应该会撸个文撸个画什么的
总而言之,先码出来再说。

【唐亚】五次唐晓翼被亚瑟称为小朋友,一次他承认了03

03.

【震惊!仅仅两位十八岁少年,竟……】

【他,一生只用一把刀,却犯下了如此惊人之举……】

【对花季少年捅刀,是人性的沦丧还是道德的扭曲?!】

【破谜解惑少年团体,智勇双全力擒嫌疑!】

他们做出了如此义勇之事,自然上了各大报纸头条。虽然版本有别形式各异,但也算是火了一把。

以一个受伤的墨多多为代价。

啊,差点忘了提,为了表示他们真的都是好青年,他们还特地演了一出戏剧——一出精简得不能再精简,给福利院里的娃娃们看的——《哈姆雷特》。只留给他们三天排练,冒险队焦头烂额之余又为占用时间不多而庆幸万分。能力越大责任越大,为社会做贡献义不容辞。

演员表由唐晓翼和亚瑟三小时定下。在被告知要扮演被刺死的波洛涅斯时,墨多多心理阴影达到巅峰,一时想不开喝了整整一瓶洗衣液,被尧婷婷发现时正倒在地上人事不省,嘴吐白沫不时飞出个泡泡。尧婷婷贯彻冷静风格开始催吐,专门下载了几个高等数学的教学视频在墨多多眼前反复播放。墨多多哭爹喊娘,忍不住要去撞抽水马桶穿越,尧婷婷急中生智,马上又翻出一张唐晓翼和亚瑟甜蜜对视的图片,墨多多一眼瞟去马上痛苦低头,性命得以保全。

墨多多醒来高举双手大喊社会主义好,收获他的婷大人亲切的一耳光,虎鲨扯着嗓门在耳边大喊演员表。

因为是给福利院的孩子们演出,人物和剧情被裁掉很多,但是还是免不了一人饰多角。唐晓翼演那罪的恶克劳狄斯,亚瑟饰演雷欧提斯。虎鲨饰演霍拉旭,扶幽演先王以及一切出场不多的角色。尧婷婷自然是美丽的奥菲莉娅,墨多多是波洛涅斯,也是哈姆雷特。

墨多多侧躺着看一遍演员表,问:王后呢?

众人一拍脑门,忘了这个问题。王后和奥菲莉亚有一同出场的情节,但婷婷是唯一的女孩。
片刻,唐晓翼手拿剧本自信道:以前的戏剧就有很多男扮女的状况,我觉得亚瑟就不错。

姜还是老的辣,亚瑟也波澜不惊地看向他:你忘了有王后、奥菲莉亚和雷欧提斯同台的情节了?大西洋船王这么多年不白活,这种经典剧本在脑海里早就熟谙,小朋友,你这点想头就像整蛊我,还早了一百年。

唐晓翼把牙磨得格拉作响,亚瑟既然连个下台的机会都不给他留,他也就索性放开了讨论:那你也可以不演雷欧提斯,那个角色留给扶幽,你只演乔特鲁德一角。

亚瑟端着红茶的手顿了一顿,礼貌地看着唐晓翼的鼻子:这样的话当然没有问题,我亲爱的唐。

唐晓翼有些愕然,说不准是惊讶还是如何,他只听见他的心脏在胸腔里疯狂跳动,有一些东西呼之欲出却又被狠狠压抑住。只是它们都被掩盖在日常的嬉笑怒骂中,感情如飘落在地的发丝,好像在那里,你又绝对抓不住。

唐晓翼看着亚瑟泛着贵气和傲气的天使面庞,只觉得他好似什么都懂,实际上对自己一无所知。

TBC.

惯例的瞎bb:拖更了很多天真是抱歉,但我真的是懒癌x
觉得自己还是把握不大好这种恋爱呀,还需要多磨练文笔。但是亚瑟的设定就是,嗯……看透?

大家应该都知道《哈姆雷特》的剧情……我就不多说了可否?

唤醒一下大家的记忆:
先王以及王后乔特鲁德很恩爱,克劳狄斯为哈姆雷特的叔父,爱上王后,于是将毒药灌入先王耳中杀死先王,登上王位,再娶王后。波洛涅斯是大臣,雷欧提斯是他的儿子,奥菲莉亚是他的女儿,也是与哈姆雷特两情相悦的人。霍拉旭为哈姆雷特的好友。

查理九世电影!
童年!
小伙伴儿们约起来啊X

[双TS组]Not For Friendship

双TS组:Twilight Sparkle(暮星闪闪)/Tempest Shadow a.k.a. Fizzlepop Berrytwist(狂风将军也就是灵光小莓)
CP的话是无差……
这……想友情就友情,想爱情就爱情吧。我自己也有点拿不准。
写这文的初衷是很喜欢狂风将军……声音御,睫毛长,有故事。而且她和暮暮的互动很戳我,可能是因为她是以一个长者的身份在讲话()。
以及想看她俩姬情互撩。
那就开始吧。

1.

Twilight Sparkle早忘了这是她(和她的朋友们)第几次拯救小马利亚了。友谊庆典上一片欢腾景象,不必说这自是年轻有为的友谊公主(和她的朋友们)的功劳。

她带着一点欣慰地看向小马们,Rainbow Dash正在和Captain Celaeno做一些"So awesome"的飞翔比拼,其余海盗表示由于自己早就成为了天马少女的迷弟,所以不知道该为那个加油,只能在底下疯狂打尻;Pinkie Pie的"One small thing"让她收获了Princess Skystar的友谊,公主将一串华丽的贝壳首饰戴到Pinkie的脖子上,对方则送给公主一个洒满秘制糖霜的纸杯蛋糕;Rarity听取着Capper对于礼服布满华丽辞藻的赞美,害羞却毫不谦虚地捂着嘴笑着,往猫绅士的帽子上又添了一颗绿宝石。

2.

Fluttershy身边围了一圈在The Storm King手下逃过一劫的小怪物们,聚精会神地接受着心理疏导。

“兔兔那么可爱,”Fluttershy爱抚着手中的兔子,“怎么可以吃兔兔呢?”

一个小怪物率先嚎啕大哭,声泪俱下地表示自己以前吃了兔子简直是天大的罪过,Fluttershy温柔地递过去一只猫。

“我最近才发现这种美好的生物。吸一口,吸一口就好啦。”

Rainbow忙着飞行不能说话,会岔气。趁这个时间Applejack忙吆喝她的苹果汁和香甜的苹果派,小摊前排起了长龙,一半是来吃喝,还有一半是来搭讪这个可爱的雀斑女孩。

Applejack看见Rainbow的轨迹停下了,又不说话了。没办法,谁叫她们俩是一个声优。

3.

I know you

You are a special one

Some see crazy where I see love

4.

看样子人都聚的挺齐。Twilight满意地巡视着,大团圆的结局,没错,子供向的动画当然是喜剧,皆大欢喜——

还差了一个人。

让她的目光越过重重人群,她寻找着那个暗紫色的身影——

不出所料,人群之外,孑然一身,似乎与这环境格格不入,前将军的周围小小一圈阴影。

尊贵的友谊公主向着那个影子走过去,刚展开翅膀又合拢。不要太招摇给她吓跑了才好。

于是她就小心地踱着步子,冷不丁一声“庆典怎么样”,给狂风将军骇得一退。

“还行吧,对于我来说。”Tempest Shadow声调平淡,“你来了,我想我也是时候离开了。”

“为什么不留下来呢?我们都希望你能留在小马利亚。”Twilight明知故问道,这个套路她驾轻就熟,把握得恰到好处。再聊两句,她就有十足十的信心让她留下。

“哦,是啊,我差点攻陷了小马利亚,害死四位公主并取走她们的魔力。我为什么不留下来呢?”

Tempest的眼神里明明白白透着"Too young too naive"四个单词,但是公主并不在意,她一向都让人为她所震惊、所绝倒,她也注意到了面对前将军不能使用常规方法。

“您要知道,从第一季到第七季,我什么样的敌人都见过了,你比他们善良多了。如果连您这样的人我都谈不拢,那小马利亚早就不存在了。”

这话惹得年长者一阵大笑。

“好吧,”Tempest笑着抽动几下肩膀,剥掉了一层严肃的外壳,“你说服我了。”

5.

When your wounds open you will cry

Cry oh no you will question why

6.

Twilight若有所思地看着绚丽的烟花在夜幕上炸开。Celaeno的船就是被这么粉碎的。正如鲜有人知彩虹音爆对小马利亚的意义所在,谁又会知道这烟花的破坏力呢?

“这真是美不胜收。”Twilight发自内心地赞叹,“我想,如果你还有一只完整的角,你的魔力也许可以与公主媲美。”

“可惜上天让我与它无缘。即便那是邪恶的,我还是失去了重塑我的角的机会。”

Twilight带着点同情和哀伤看向她。

“但是在我做出了如此邪恶的事情后,这也许是我应得的报应。”

7.

“Fizzlepop Berrytwist……这名字真是可爱极了。”Twilight看着她,语带调侃。

“噢,别这样。”Tempest别过头去,“我还是做回我的狂风将军吧。”

8.

“你知道,其实如果你拿出公主的架子要求我,我也会留下。”

“这多掉价。”Twilight虽然没有看向对方,但她知道Tempest一定是在笑,“难道我那一次英雄救美还不够让你留下?”

Tempest嗤笑一声:“也许。”

“是‘一定’。”Twilight看向曾经的狂风将军,后者正平静地凝视着她,“别忘了尽管马迷千千万,这还是部子供性电影。友谊公主梦幻魅力无人能挡,友谊是魔法。”

“这也是借你那友谊公主的名头下的梦幻魅力?”

Twilight无奈地叹了口气,转身正对Tempest Shadow,看进年长者的双眼,语气半是玩笑半是认真。

“那您就把这当作是我一次‘很不友谊’的魅力尝试吧。我爱您。”

End.

一口气写完,改都没改,就怕过一会儿嫌羞耻删除了。
卖萌打滚求评论……知道我自带北极体质,写的也肯定是天雷滚滚,但是难道北极也只有我一个人()
对了,中间出现的歌词就是片尾曲Rainbow里的。
总之轻拍啦Q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