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WV 988/Aria

cn索贝塔斯,人称索贝
冷并快乐着
心里住着变态的正常人
偶尔会在lof上变态,频率可能会增加
背景是西椽的照片嘿嘿嘿。

爆娇真好,幼稚一点也好,成熟一点也好。

无非是多说两句和少说两句再上手打的区别。

又爆,能打,还有点娇的口嫌体正直。

谁能给我一个爆娇吗,我宠ta八辈子……

好想写小马宝莉的同人啊……
想写双TS,肯德基出的大电影的刊物又激起了我对狂风的爱,她真好我吹她一辈子……
但是又非常想写大理寺花魁尉迟真金和河曲明珠狐狸精狄仁杰的脑洞,我丸了谁救救我。

一个沙雕概括

开局一条龙,属下全靠送,妩媚怀英,神锏相赠。


*这里的一条龙是真·一条龙啊!
**原梗来源是FA的评论:开局一条龙,装备全靠送,妩媚贞德,令咒相赠。
***我发现无论神都龙王还是四大天王里都有龙啊。徐导你对龙有什么特殊的执念吗?

狄仁杰:我和花影不得不说的二三事

-------

都说大理寺少卿狄仁杰刚正不阿,金银财宝山珍美人皆无法打动。
这话当然是放屁。于是有人悄咪儿问大理寺的人狄仁杰有没有什么心悦的女子。
有。
谁呀?
花影。

-------

哦,花影。
查无此人啊?
没事儿,反正一听就像燕子楼的俏姑娘,

-------

之后狄仁杰收到一封匿名信,信上写着望日午时燕子楼下约大人一叙。
狄仁杰思前想后,揣根竹条在怀从容去了。

来人深情拉住他。
哈哈哈哈狄仁杰我抓住你的把柄啦!
狄仁杰:哦。
来人:你就不想知道是什么?
狄:不想。
来人:那我就告诉你,都说狄仁杰不近女色,银睿姬在怀仍不为所动,但我已经找到你的心动女生了!
狄:多谢(。)
来人:……我告诉你,花影姑娘就在燕子楼里!一声令下我的人就能杀死她!哈哈哈哈爱上她你怕了吗!
狄内心:……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神tm花影。

狄仁杰上下扫视一番对方的小身板。
就你?算了吧大哥。

余光瞥到尉迟真金在隔壁的小茶楼上大剌剌坐着,也似有所感地望了一眼。
嚯,大中午狄仁杰跟谁搁这儿交易呢?
紧接着他看见狄仁杰抽出了小竹条。
原来是敌对分子。尉迟真金一口气干了杯底的茶。

来人:咱们做个交易吧,只要你……
尉迟真金飞身下楼,左脚踏在那人脊背上,一面折了那人的右手。

狄仁杰:看吧,这就是你觊觎花影姑娘的下场。
尉迟真金:???什么花影。

-------

为什么会打听出花影这个名字来呢?
主要是有人看见,狄仁杰郑重交给尉迟真金一幅字,上面写着“花影”。

想不到啊,堂堂大理寺少卿居然会让好友用职位之便帮他泡妞!
啧啧啧,真是世风日下啊。

-------

这事儿在坊间愈传愈烈,传到水月耳中时已有七个版本。
水月告诉沙陀,沙陀推门而入:老狄!
狄仁杰从沙陀耳中听到的时候,已经有了九种版本。
非常震惊的狄同志决定马上找尉迟真金商议。

------

尉迟:老狄你吃饱了是真没事儿干啊?
狄仁杰遂给他讲了一遍,连带着沙陀给他讲的九种缠绵悱恻的版本。
狄仁杰:嗝。
尉迟:这么说那花影姑娘是假的?
狄:是啊。
尉迟:那你当时承认的是什么?
狄:承认的是写花影的人啊。

-------

尉迟真金第一次和狄仁杰见面说上话,是在龙王庙里,狄仁杰读出了他的唇语。由此二人呛了几句,尉迟真金问他为何手持本部官徽。

狄仁杰笑了一下:“官徽是抢来的。”
尉迟真金冷笑一声:“那马也不是你的。”
狄仁杰挑眉笑的一派云淡风轻:“暂借一用。”
尉迟真金实打实地被气着了。
“把他押回去。当作本案嫌犯,重刑伺候。”
之后狄仁杰就笑意款款地被押走了,还不忘回头瞅他一眼。

-------

他恨死狄仁杰这淡然一面,总是笑,像只老狐狸,圆滑的石头,看不出对什么有多在乎。

-------

踢他,骂他贼,关起来重刑。
但是这个场合这番话,他什么都不能做。
狄仁杰说,他承认的是写花影的人。
那狄仁杰……中意谁来着?

-------

尉迟真金一直当机到留山羊胡的男人扣着他的下巴吻上来。
他没推开。
原来这再简单不过。

-------

“我狄仁杰,在此际,来到风云诡谲的神都,往大理寺报到。但被拦下的不止是我,人群中还有一队大理寺缇骑,看来是要去查案。而眼前这位穿三品官服的翩翩公子,将是我日后,亦敌亦友的对手。”








END.


是沙雕段子。
在写正经文前总是沙雕让我快乐!
总之谢谢大家看到这里!

他在金吾卫上将军、大理寺正卿的沉重衣袍下留着神都的花,花下面是掌灯的通天神探。

直至武后登基,这个人影还在心底压着。

就这样带到了坟头土里。

心中的狄尉

大致是这样的。
在天命的漩涡里,一个依旧恣意,一个只为他掌灯,却仍渡不过长夜。
俩人也隔层挑不破的窗户纸。
几经悲欢离合,两个人都断了自己的理想和坚持为对方谋后路,武皇都唏嘘,最后一个下狱一个不知所终。
到头来还是一笔糊涂账。
庙堂何高,江湖难见啊。

【ホム新茶】Devil May Cry 1.5


白纸亲的第一章外链走http://hakupapper.lofter.com/post/1f6bdc9e_eea19caa
图在最后,劳烦诸位扭一扭脖子了
5k多字,我真厉害(不是)
感谢岑和白纸两位太太给我试速的机会
于是开始吧(

大家不要看具体挂了我什么,看头衔,对,我就是王姐的女人!!!
就是我!
王姐的女人就是我!!!

阿浅在莉莉丝脸上啾了一下❤:

一群没良心的,挂了

Iko Iko 02

本文又名《穿越之我不是莫里亚蒂》
全文玩梗严重。CP福莫
我试着写历史长篇的产物,带有斯大林格勒战役设定的特异点出没。

放心,文科生,肯定尊重历史。

感谢愉悦提供灵子转移的语言细节!

以上都可以接受,那么开始吧。

--------


我的名字是藤丸立香,性别女。
就在今天,我看见了我的录取通知书。
可惜,我最终没有上我理想的大学的机会。
我哭喊着——为什么!
为什么是哈佛的通知,而不是北大!

我想去社会主义北大!
才不是弥漫着资本主义腐臭的哈佛!

绝望的我,看着那里的抽水马桶。
我像一只扑向蛛网的蝶一般,撞了上去。

之后穿越了。


-------


行吧,穿越也不稀奇。先看看我的形象,是魂穿了还是连着身子全过来了?

黑蓝双面单边披风,蝴蝶般的立领。
宽大的欧式袖筒。
大半截黑色的手套,风骚的手杖……
以及棕条纹西裤……

这不是那个废狗游戏里的莫里亚蒂吗!
什么情况,我穿越成男神了吗!
那这个游戏……难不成是废狗!

严格来说,我玩废狗玩得不算太好。而且如果作为莫里亚蒂的身份穿越,我也很慌张,毕竟我是没有玩过语c的。

“……你怎么了?”
我猛地扭过头,手杖本能挥出,直逼那人咽喉。黑西装绅士挑眉,眼中流露出不解。

福尔摩斯。夏洛克·福尔摩斯。

——你披着新茶的皮看见了福尔摩斯!还用说吗赶紧趁这个机会去和男神上……赶紧趁这个机会去和男神打个招呼!

不过,莫里亚蒂要怎么说话来着?总之怼回去就一定没错。宿敌说话当然要怼着来。

“咳咳……福尔摩斯你难不成是在关心我吗?”

福尔摩斯挑眉,唇角上扬得很是玩味。
“你这样倒很像他。”

他认出我不是莫里亚蒂了?
我终于意识到了不对。刚刚脱口的场景都太自然了,因为那就是我的本音!
而且,胸口并没有那种想象中的轻松……嗯嗯,虽然还是很平但是奶子还在……下腹也没有出现幻肢……

也就是说……
我不是莫里亚蒂?!
那我这身衣服是怎么回事啊?!

我还没彻底反应过来,熟悉的紫发少女——玛修·基列莱特就着忙着慌地跑来,扒着我的袖子。
“这个时候前辈你还有心情cos莫里亚蒂先生吗!广播都在喊您的名字,达芬奇亲在火急火燎地找前辈呢!”
熟悉的面孔、熟悉的声音和语气……

我一把把她抱住了。
“小茄子!”

“诶……诶诶诶?!前辈你……你干什么啦!”
小茄子满面通红,两只手抵在我胸前。
头也深深地埋着不看我。

“玛修你头这么沉还放得这么低,我的欧派会被你压平的哦。”
“啊……啊啊!十分抱歉!下次不会了……”
玛修一下子抬起头,表情诚恳严肃——尽管耳边的红色仍未褪去。我忍住狠狠揉揉她的冲动,牵着她的手向管制室狂奔。

“那个……前辈,你的方向反了。”
我面部僵了僵,毕竟我是第一次看到迦勒底的实况,方向什么的,其实一点都不清楚。
“还有……前辈那个,真的算欧派吗……”

我虎躯一震。是的,这句话深深地刺穿了我。
“不要因为你胸大就歧视我啊!!!”

Lips小姐、奶光妈妈打了个喷嚏。

“胸小有什么错啊!胸小才能cos教授更到位啊!裹胸布都用不着的好吗!”

千万个阿尔托莉雅小姐也打了个喷嚏。
那叫什么来着……士郎快乐奶·尝鲜装……


-------


我猜想着我会在管制室见到教授。毕竟我自从抽到他之后天天带出去晃,枪阶只要要求不高都带他打,早就领到了结……羁绊礼装。
领到了之后也照样带着。
毕竟我这么喜欢他。

他会怎么和我打招呼呢?总不能是激动地大叫my girl之后要抱抱。应该会成熟稳重地扛着莱辛巴赫呆在达芬奇亲身边吧。

管制室的大门,打开了——

“——啊啊亲爱的girl你终于来啦!你这身衣服真是漂亮的没话说!Daddy还在想你是不是因为中途碰见了讨厌的福尔摩斯才耽搁这么久的——来吧,给daddy一个热情的抱抱!”

在我面前还是一如既往地皮啊,教授……

“好了,不要闹了。”“讨厌的”福尔摩斯先生咳嗽一声,从玛修身后溜到了达芬奇亲身边,“若不出我所料,应该是新的特异点吧。”

“诚如福尔摩斯先生所言。”达芬奇亲朝福尔摩斯露出了个很蒙娜丽莎的笑,“也是迄今为止最为近代的特异点了,时间地点都很有趣,是1942年9月的俄…”

“苏联。”我出声打断,“那这一趟很危险啊。”


-------


斯大林格勒保卫战。

近代历史上最为血腥的战役。双方伤亡约为2,000,000人。

第二次世界大战东部战役的转折点。

我看着不远处的教授,忽然就不想把他带过去了。

无论是魔神柱,还是提亚马特抑或拉赫穆,都没有造成太可怖的印象。因为那都是“幻想”一样的物种,很少给我实感。
肃正骑士的盔甲,在我看来也不值一提。

但是。真实的枪、炮、飞机、炸弹,坦克。

曾看过的有关二战的纪录片在眼前浮现。
黑白的视频,粗糙的炮声和轰鸣声、坦克履带滚动过的声音以及人们的惨叫。
而我又是如此害怕身边的人离去。

如果在这里还有庞大魔术的力量操控,简直难以想象。

我喉头滚动了一下,问道:“今天就休息,明早出发是吗?”

达芬奇亲抱歉地笑了笑。
“虽然很抱歉,但这次恐怕没有这个时间给你们了,回来后我会准备特殊的礼物给你们的,还请快些到筐体这里来,准备灵子转移。”


-------


以教授、福尔摩斯先生、梅林先生和黑贞德小姐为主力,我的高难大队聚集在了面前。

“那个……战斗还是照常指令卡吗?”

“什么指令卡?前辈你发烧了吗?”玛修好奇地那手背碰了碰我的额头,“一向都是前辈你指挥我们战斗的啊。”

“那我可以拿令咒回复NP和HP吗?”

梅林眨眼:“这种东西难道不是靠魔力吗……”

“诶对了,令咒是不是每天回复一划啊?”

黑贞德小姐忍无可忍:“你想得美!”

“好了,灵子转移即将开始。”达芬奇亲笑着挥挥手,“一路小心,记得带土特产回来。”


土特产……枪子儿吗。


-------


反召唤系统 启动


开始进行 灵子转换


距离灵子转移 还剩3,2,1……


全工程 完成。


开始 实际验证 冠位指定。






TBC.